推送软件推送软件推送软件

面对”来势汹汹“的南京疫情,现有疫苗能否防控德尔塔毒株?2021南京会封城了吗?

面对”来势汹汹“的南京疫情,现有疫苗能否防控德尔塔毒株?2021南京会封城了吗?(图1)

应该不会。

我所在的社区一直在排查所有疫区来的外地人员,网格员全部撒出去,量体温,上门拜访,定期检查。商场超市进门量体温、戴口罩,看电影先出示健康码。有的小区进门一直在量体温,从来没有松懈过。学生通知不给出省,单位通知出省要申请。据我所知道的某个酒店作为隔离点,从来没有断过人。

去医院看病动手术之前,都是先做核酸检测,包括陪护人员也做了才准留下。去医院看病人,待了一会儿就往撵。之前元旦的一些节日庆典活动也全部取消,没有任何大型活动。听政府部门的亲戚也说,谁出事谁负责。所以工作一直在做。

6年前,比尔•盖茨在一次演讲中说道:“如果有什么东西在未来十几年里可以杀掉上千万人,那更可能是个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而不是战争”。反观这十几年,几乎每一两年都会有一起引起国内外高度重视的重大新发或再发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从2014年的非典到近几年的禽流感、非洲猪瘟爆发,再到现在的新冠肺炎疫情,每一次疫情的出现都严重威胁着人类及其他生物的健康。

一直以来,应该说防疫工作从来没有松懈过,这样的气氛作为普通民众是能感觉到的。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一直都在持续中,而且会更紧迫,封城应该不会。

面对”来势汹汹“的南京疫情,现有疫苗能否防控德尔塔毒株?2021南京会封城了吗?(图2)

2019年12月,湖北武汉,新冠肺炎病毒第一次在人类身上被发现。众所周知,新冠病毒的传染方式主要是通过飞沫经呼吸道粘膜、接触污染物以及气溶胶传播。而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它入侵宿主的致病机理,对新冠病毒致病机理的阐释能够进一步有助于我们理解疫苗的作用机制。首先,病毒通过其表面结构(衣壳或包膜表面的某些S蛋白分子)与宿主细胞表面的某些特异受体结合。然后,带有包膜的冠状病毒通过与宿主细胞膜的融合而进入细胞内。紧接着,进入细胞内的病毒在细胞溶酶体酶的作用下,使衣壳蛋白水解,露出病毒的遗传物质—RNA(核糖核酸)。新冠病毒根据本身带有的遗传信息利用宿主细胞内物质合成病毒自身所需的核酸和病毒蛋白。最后,合成的病毒核酸与病毒蛋白组合成更多的病毒,然后释放出去。

目前,全球上市的新冠疫苗主要分为这几类。第一种是灭活疫苗,它是将体外培养的新冠病毒灭活,使之失去毒性,利用病毒的“尸体”刺激人体产生抗体。国内大多数人所注射的科兴疫苗就是灭活疫苗。第二种是腺病毒载体疫苗。新冠病毒入侵人体细胞的关键是能够识别宿主细胞表面某些特异受体的S蛋白,将新冠病毒的S蛋白与改造后无害的腺病毒进行组装,制成腺病毒载体疫苗,便能刺激人体产生抗体。牛津阿斯利康以及陈薇院士团队正在做的三期临床试验的新冠疫苗就是腺病毒载体疫苗。第三种是核酸疫苗,包括了mRNA疫苗和DNA疫苗,是将编码S蛋白的基因,mRNA或者DNA直接注入人体,利用人体细胞在人体内合成S蛋白,刺激人体产生抗体。美国辉瑞公司所生产的mRNA疫苗便是其中之一。第四种是重组蛋白疫苗,是通过基因工程的方法,大量生产新冠病毒最有可能作为抗原的S蛋白,把它注射到人体,刺激人体产生抗体。高福院士团队与智飞生物于2021年五月份联合研制成功并已上市的便是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最后一种是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简单地说,这种疫苗就是低毒性流感病毒戴上新冠病毒S蛋白“帽子”后形成的融合病毒疫苗。

9月8日,全国有17个省份报告现有本土确诊本土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共计2300多人。目前各地出现的疫情,主要为德尔塔变异株。早在今年5月份,世卫组织根据变异株的致病力和传播特点,曾列出4个“需要关切”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其中就包括最早在印度发现的毒株B.1.617.2—“德尔塔”(Delta),其余3个分别是最早在英国发现的毒株B.1.1.7—“阿尔法”(Alpha);最早在南非发现的毒株B.1.351—“贝塔”(Beta);最早在巴西发现的毒株P.1—“伽玛”(Gamma)。目前,德尔塔变异株已传播至13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当下全球新冠大流行的主要毒株。据报道,英国、美国超过90%以上的新增确诊病例均由德尔塔变异株导致。那么,问题来了。我们现有的针对旧毒株的新冠疫苗是否能够应对新变异的毒株?要搞明白这一问题我们首先需要就新旧毒株进行比对。首先,从表象上看,此次德尔塔变异株势头凶猛,不仅潜伏期变短了,而且传播速率也增加了一倍。更有盛者,第三代感染者与第四代感染者在同一环境下仅用14秒就完成了病毒传播。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来看,目前,新冠病毒已演化出了L和S的两个亚型,从而赋予了它更多的抗体免疫逃避表型。科学家发现,一些改变了从蛋白质表面突出的尖峰的N端结构域(NTD)可以帮助德尔塔突变株阻止免疫,这种独特的突变删除了超位点第156和157位的氨基酸,并将第158位氨基酸从精氨酸变为甘氨酸,157/158突变是德尔塔的标志性突变之一,它消除了抗体结合的直接接触点。

因此,要想知道当前疫苗是否能够应对来势汹汹的突变株,我们就必须要知道目前所研发的疫苗的作用靶点。如果疫苗所针对的靶点并没有发生变异,那么对于变异毒株依然是有效的。目前,关于国内现有疫苗的信息非常少。相关部门预测:现有的新冠疫苗对预防德尔塔病毒的保护力可能有所下降,但仍然有良好的预防和保护作用,能够降低病毒在人群中传播的风险,减少感染者的传播力,有效降低感染后的重症发生率和病死率。另一方面,基于在境外大规模疫情国家开展的研究,例如在智利开展的一千多万人的研究过程中,我国科兴公司的疫苗对所有、轻症的保护在65%以上,对预防重症、进ICU监护病房和死亡病例的保护分别高达87.5%、90.3%和86.3%。这充分说明,我国的疫苗可以有效地降低住院、重症和死亡率。所以接种疫苗的‘收益’明显大于‘风险’。而针对当下民众所担心的德尔塔变异毒株,日前,高福也解释说:“在病毒与人类的相互作用下,病毒出现变异也是属于可以理解的,因为病毒通过适应人类和环境而争取自己的‘生存空间’。但是,新冠病毒的突变并没有质的突破,万变不离其宗,最基本的特性没有改变,所以我们的疫苗还是管用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推送软件 » 面对”来势汹汹“的南京疫情,现有疫苗能否防控德尔塔毒株?2021南京会封城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