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送软件推送软件推送软件

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什么时候问世?南京甲流感最新疫情,知道的进来,谢谢!

【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有望5月揭盲】

◇◆◇◆◇◆◇◆◇◆◇◆◇◆◇◆◇◆◇◆◇◆◇◆◇◆◇◆◇◆◇◆◇◆◇◆◇◆◇◆◇◆◇◆◇◆◇◆◇◆◇◆◇◆◇◆◇◆◇◆

4月25日是第34个“全国儿童预防接种日”。

今年的主题是“及时接种疫苗,共筑健康屏障”。

南京昨天超万人接种甲流感疫苗

在中华预防医学会、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文化发展中心主办的2020年“全国儿童预防接种日主题直播活动”上,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透露,目前,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二期临床实验的508个志愿者已经注射完毕,现在正处于观察期,如果一切顺利将在今年5月揭盲。


2009-11-04 07:45:10 


中国疾控中心专家指出,病毒在寒冷的环境下可以存活更长时间。气温骤降还会增加人们感染其他呼吸道疾病的几率,引发合并传染的情况。天气变冷将使人的呼吸道抵抗力下降,这也是秋冬季流感容易流行的原因之一。同时,天气变冷导致人群室内活动增加,聚集密度大,也会给流感病毒提供可乘之机。


昨天,南京市甲型H1N1流感疫苗接种工作全面展开,当天接种人数超过万人。同日省卫生厅表示,江苏疫苗接种工作已经全面启动。

由陈薇院士团队研发的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于4月12日启动了二期临床试验,成为当时全球唯一进入二期临床试验的新冠病毒疫苗。4月25日会议连线陈薇院士时,她透露,到通过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现在国内疫情已经处于一个非常好的控制状态,但是全球还处于疫情的爆发期,甚至还没有达到拐点。"此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疫苗可能是最有力的武器之一。"


  昨天上午9点20分,南京市妇幼保健院门诊的李燕医生来到了他们医院的预防接种室。在预诊台,李燕医生领取了甲型H1N1流感疫苗接种知情同意单后,又被询问了几个问题。“有过敏史吗?”“最近有没有感冒发烧?”“最近两周有没有接种过其他疫苗?”在全部得到李燕否定的回答后,李燕和问诊的医生双双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工作人员引导李燕去接种处。接种后,李燕来到休息区的椅子上坐下,医生提醒她一定要等30分钟,如无异样才可离开。“感觉很好,没有什么不舒服。”


  金陵中学的罗国庆老师也是一早就来到位于南京市级机关医院的接种点,他告诉记者,学校先是书面通知了各位老师,本着自愿接种的原则,有意向的老师可以领单接种。


  记者了解到,昨天起一直到11月10日,南京将完成首批15万剂疫苗的接种工作。南京市级接种点设在11家医院,区县共设置125个区接种点,接种点统一要求,设候诊室、接种室、留观室和备齐急救药物等。每个接种小组至少有2名急救医生、5名接种人员,接种人员均经过考核持证上岗。记者了解到,截至发稿时,南京尚未收到接种异常反应的报告。

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什么时候问世?南京甲流感最新疫情,知道的进来,谢谢!(图1)

她介绍,自我国向WHO分享了科学家分离的基因病毒序列开始,自己便带领团队第一时间开始进行疫苗研究,3月16日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一期临床获得正式批准,并于当日为第一名志愿者进行了注射,之后疫苗研发进展比较顺利,在7天和14天的安全性均得到统计学数据。在此基础上,新冠病毒疫苗顺利进入二期临床试验。陈薇透露,目前二期临床实验的508个志愿者已经注射完毕,现在正处于观察期,如果一切顺利将在今年5月揭盲。

会议现场还连线了27岁的武汉年轻人朱傲冰。作为中国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第一批临床试验志愿者,他不久前已经完成了注射疫苗后的隔离检测。


  第一批接种对象包括:外事、口岸检疫、海关、铁路、交通、供电、殡葬等关键岗位公共服务人员,公安干警、一线医疗卫生人员、托幼机构职工等。而广大普通市民什么时候才能接种到甲流感疫苗?对此,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黄义龙表示,这要根据疫苗的生产数量和疫情的发展情况来决定。监测表明南京市的流感样病例与往年相比,并没有大的变化。但是根据疫情的发展,局部流行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我是从一个微信群里得知新冠疫苗在招募志愿者的消息。”朱敖冰曾经是一名退伍军人,他说,自己当时非常震惊和激动,没想到我们中国研发的疫苗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就进入临床试验。于是当即就填写了申请的志愿和健康信息。“跟家里算是先斩后奏吧,但是家人还是非常支持我的决定。”


  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陆小军透露,第二批疫苗预计12月份到达南京,接种主要考虑中小学生,另外可能还有慢性基础疾病的一些人群,第三批疫苗明年3月到,三批加起来南京总共在67万剂左右。

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什么时候问世?南京甲流感最新疫情,知道的进来,谢谢!(图2)

在疗养院的日子里,为了把有关疫苗研发的正能量传递出去,朱傲冰每天都发布一个短视频,和大家分享他的隔离生活。现在,他仍然坚持每3天左右更新一次视频或微博,向大家汇报自己健康状态。“我现在能够跟以前一样正常活动,身体一切都非常好。”

对于接种疫苗可能面临的风险,朱傲冰说自己在接种前就都已经了解清楚了。他说:“在这次疫情中,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科研专家们流血、流汗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我只是一名非常普通的志愿者,相比之下,我这一点小小的举动,能算得了什么呢。”

活动现场还连线了这次重组新冠病毒疫苗二期临床试验中年纪最长的志愿者——84岁的宜昌老人熊正兴。目前,老人家中有三口人都接种了疫苗,除了他还有女儿和女婿。当时,老人得知女儿一家报名了重组新冠病毒疫苗二期临床试验的志愿者,当即表示自己也要参加。

“父亲当时态度很坚定。”女儿熊英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一名儿科医生,她说,“当时我们觉得父亲这么大年纪,有这个想法也很难得,于是就询问了工作人员,他们说志愿者年龄没有上限,只要身体合格。”

“研究新冠疫苗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能参与其中,我感到很欣慰。”画面中的熊正兴老人已接种完疫苗近半个月。他说,自己血压不高,身体也没有其他毛病。“当时和家里人商量过的,老伴也支持。现在感觉身体和平常差不多,没有什么变化。”

“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影响到全球,此时参加疫苗临床试验的意义特别重大。在武汉这个疫情风暴中心,我在参与抗疫的同时,能感受到全国的力量都支援和帮助我们。这次能够和家人一起参加疫苗临床试验,我感到很荣幸!”熊英说。

◇◆◇◆◇◆◇◆◇◆◇◆◇◆◇◆◇◆◇◆◇◆◇◆◇◆◇◆◇◆◇◆◇◆◇◆◇◆◇◆◇◆◇◆◇◆◇◆◇◆◇◆◇◆◇◆◇◆◇◆

内容源自:北京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推送软件 » 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什么时候问世?南京甲流感最新疫情,知道的进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