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送软件推送软件推送软件

[小说]当时暗恋现在去南京需要隔离吗?

555这里怎么不能编辑原帖。
  改过了,
不一定,需要看地区。
1、对5月30日以来,凡有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的高中风险地区旅居史,或到过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京深海鲜市场、海淀区玉泉东商品交易市场、西城区广外天陶红莲菜市场等风险场所的人员,要加强追踪管理,确保核酸检测应检尽检并进行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2、对6月16日起,健康通行码为“绿码”的离京来宁人员,持有离京前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或健康通行码显示核酸检测阴性信息的,在测温正常且做好个人防护的前提下可自由有序流动。无法提供离京前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的,抵宁后应当立即接受核酸检测。核酸检测阳性者及时进行隔离治疗,核酸检测阴性者在测温正常且做好个人防护的前提下可自由有序流动。
3、自湖北来宁返宁人员,要主动向社区(村)和所在单位报备,并进行登记管理和核酸检测,其中武汉来宁返宁人员要增加抗体检测(IgG和IgM)。持有7日内当地有效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或健康通行码显示核酸检测阴性信息的,可自由有序流动。
4、入境来宁返宁人员,须按规定配合做好口岸入境检疫、核酸检测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解除隔离前应主动向社区(村)和所在单位报备,配合健康管理。

搜狗问问

扩展资料:
加强农贸(批发)市场、水产品(海鲜)市场等重点场所防控,强化“四落实一提倡”措施,即:落实场所清洁通风消毒、落实进门测温扫码戴口罩、落实流量管控、落实员工健康管理和防控知识培训,提倡无现金支付。按要求做好从业人员、重点食品和重点环境应急监测工作,及时向社会公布检测结果。加强食品采购储存、加工经营等环节管理,禁止加工经营来源不明、索证索票不全等不符合食品安全要求的食品。
参考资料来源:南京市人民政府-疫情防控服务专区  以下是修改稿。
  
  
  当时暗恋
  文/任大小姐
  那时候我从来不肯承认自己喜欢赵,我对他好象还有一些反感,比如凭什么漂亮女生都往他那儿粘,他偏偏还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我虽不算绝色但一向自视甚高,打死我也不会主动去讨好他。可是另一方面,比如熄灯后寝室里开卧谈会时,如果有室友论及赵,我虽然从不掺和却总是不由自主地竖起耳朵倾听。听她们讨论他的帅,他球打得好,字写得漂亮,诗写得迷人等等的时候,我都会开始晕乎,跟自己被人夸一样受用。
  
  后来室友们发现了只要她们一谈赵我就铁定不吭声这一规律,强烈要求我对赵作出评价。我吱唔了一会说“不就长了一张漂亮脸蛋嘛。”引起了满室嘘声,上铺牙尖嘴利的芬更是一针见血地说了句“你该不会是暗恋他吧。”我一脚踹向她的床板道:“小八婆你瞎说什么!”语毕只听哗的一声巨响,芬的床板蹋了下来,堪堪卡在半空,差一点就要砸到我的鼻尖,我大惊之下和芬一起尖叫起来。
  
  那声尖叫使我们寝室本来稳拿的模范寝室泡了汤,头上起着大包左脸擦伤的芬和我一起被叫到了纪委,寝室里另外六个女生表情复杂地望着我们,似乎我们要去的是刑场。一路上芬的脸上阴云密布,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讨好地捉住她的手:“你要相信我真的是无意的。”芬没好气地甩开我的手:“你别痴心妄想了,赵无论看上谁也不会看上你!”这句话像重锤一样击在我心口,我不知该如何应对,我好象从没想过要赵看上我,就算有想也从未采取过行动,我只想这样静静地远观,这碍着谁了我?看着芬默默前行的背影,我心里的倔劲上来了,我没有再上去讨好她。后来芬告诉我,如果当时我再诚恳一点,也许往后的事情就完全不同了。女孩子虽然小心眼,但也不至于做害人害己的事。
  
  事实上,后来这件事几乎闹得满城风雨。芬太激动了,她的哭诉引来了某位过路的学生科老师的注意,这件事就从纪委直接提到了学生科。看着芬涕泪横流地哭诉的时候我盯着她脸上的擦伤发呆,这是我最抱歉的,天知道这些伤痕怎么就这么顽固,此后它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从芬的脸上褪去。那一刻我忽然发现,也许她跟我一样暗恋着赵,甚至恋得更深。我忽然很同情她,我什么都没有辩解,只对老师说了一句话:“恩,我是觉得我们的床铺质量实在不怎么样,您看是不是该全面检查修理一下?”
  
  期末公开会上校长特意将此事作为典型作了批评:“学生要以学业为重,女孩子更应该自重!”那秃顶老头用这句话作了语重心长的总结。此后我和芬一跃成为校级风云人物,换了现在这事儿很寻常,同居堕胎都是见多不怪的,但在九十年代初,这事儿还是够大的,人人都在说:“就是那两个女生哎,居然为了暗恋一个男孩子打架,连床都打蹋了。”
  
  赵对他身边的女孩都很少正眼看,对我们或许从未注意过也不一定,这使我和芬显得像小丑一样可笑。这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要承受被人暧昧地指指点点的局面,芬为此一直耿耿于怀,她认定是我害她出丑的,几个星期后她还为此换了寝室。这一点我比芬坦然一些,我依然不承认我喜欢他,每天校园里都有很多事发生,这样的桃色***不会长命,自己不拿它当事,别人很快也就忘了。到了那年圣诞节,我甚至很坦然地和其他同学一样给赵写了一张贺卡,我的字写得漂亮,至少在女生中是非常突出的,比他则稍有不及。我的文笔也算不错,虽然我写不了那些诗。下意识里,我很愿意在他面前表现自己的出色。具体写了什么我忘记了,应该是没有任何暧昧的内容的。可是他回卡很不客气,大意是让我不要抱什么幻想,我心头登时怒起,你以为你是谁呀!此后我每次看到他头都抬得高高的,眼睛好象要翻到天上去。现在想来这种情绪是很好笑的,跟“蹋床事件”一样,有点儿恼羞成怒的意味。更令我沮丧的是,我们寝室一位长相普通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大姐级人物小泽反而收到了他寄来的言辞热烈的贺卡。他怎么会看上她?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奇怪的。
  
  这个谜在我与他更多了解之后始得解开。他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从小缺少母爱,温柔稳重的小泽能让他动心也不奇怪。可是小泽居然对此无动于衷,她甚至来者不拒地将贺卡公开给所有好奇的同学看,我想这对赵是个打击。当时我很佩服小泽对帅哥的免疫力,我觉得她是聪明的,并不是每个女孩子都能把握得了这样一个人人虎视眈眈的大众情人的。不投入,至少可以避免伤害。我们都叫小泽作大姐,她的年纪在室友中并不是最大,在家中她甚至是老么,可她身上那种成熟内敛的气度确是常人难及。
  
  此后我一直仰着头,憋着一口气,发誓要出人头地。我六岁上学,再加跳级一年,班里同学平均年龄大我三岁,我一直都用超乎自己年龄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很快我就在校记者团混到了副主编的位置,还凭借高挑身材在校模特队混上了主力,书法比赛唯一能得一等奖的女生也是我,功课也没落下,得不了一等奖,二等奖还是稳当的。第二年的校际青春女孩选美大赛中,我在众多美女中脱颖而出,再次成为全校瞩目的焦点。老实说论姿色参赛选手中比我漂亮的大有人在,但论综合才艺,这些木美人又怎么是我的对手?
  
  站在舞台上被戴上桂冠的时候我流泪了,我清楚地意识到,我争取这一切的唯一动力是赵,他在我眼里是优秀的,我就以他为参照物,让自己不断接近甚至超过这个参照物。为此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以后我分析过,如果我这一辈子总能找到这样比我强一点的对象来暗恋的话,我肯定可以像火箭一样处于不断的上升中,人的潜力是很大的,关键是自己是否想不断挖掘。不过当时的我可没想这么多,我只希望让他看到我的优秀,如此而已。
  
  选美后给我送花写情书的人很多,可我一概不理。这时候我开始理解赵为什么对周围的美女视而不见了,他有资格这样做,就像我现在一样——其实是没有精力和心力去对每个人都示好。为了减少回头率我甚至形象大变,剪短了一头飘逸的长发,改以休闲运动装扮示人,我还开始打排球,凭借我的身高优势,排球队怎么会拒绝我这样一个人才?其实,我去打球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赵作为系男排队长,经常要来指点一下女排。
  
  第一次训练他就来了,一见我直直地站在场地上,他就吼开了:“喂!你身体重心一定要放低,要随时准备移动知道吗?从最基础的移动开始练!”我咬牙不吭声,乖乖地练移动。第二次他来时我正在练发球,他又皱眉开腔了:“瘦成这样,一点力气都没有,球能不能发过界呀?”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不说。一个月后已经将球发得十分漂亮,然而我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原本幼细的手臂上青筋突起,有几回练久了还会疼上半夜。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喜欢我的男生很多,可我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赵身边游走,希望引起他的注意,还不能显出故意要引起他注意的样子。
  
  
  练球两月后我第一次上场参加正式比赛,几次发球直接得分使我信心大增,然而我在接球上的弱势还是十分明显,以至于在面对一个意外来球的情况下我下意识地蹲下身去避开了这个球。下场后他向我走来,我想他一定是来责怪我的,我的确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接球失误不要紧,避球不接就很不应该。我已经知错,但我不愿意听到他对这个错误的强调。我冷冷地望着他,他显然意识到了我的敌意,笑了笑说,“你进步很快,第一次上场就有这个水平很不容易。改天有机会我陪你练球,女排也的确需要一个好的主攻手,你很有潜力。”
  
  此后我们的关系在外人看来忽然变得很亲密。他经常来陪我练扣球,他是系里最好的二传手,有他陪练,我没理由不让自己努力成为女排最好的主攻手,半年后我的球技已经很不错。打球后休息时,是我们聊得最多的时候,通常是我说他听,我看得出他眼中的赞赏,然而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更进一步,甚至是时好时坏的。比如一次考试时他要求我传纸条给他,但因为监考老师盯得太紧我一直没机会,此后他好多天没搭理我。还有一次计算机编程考试,我在编完自己的题之后趁老师不备帮他也编了,出机房的时候他的话就比平常多一些。这使我觉得他似乎有利用我的嫌疑。有时他似乎又很信任我,会跟我谈起他的一些家事,他的单亲家庭,他那婚姻不幸的美丽姐姐。他甚至摘下眼镜告诉我说他的右眼小时候曾意外受伤,除了感光外视力几乎是零,而且无法纠正。他伸出食指在我面前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请我为他保守秘密。我笑了笑,转了个身,与他背靠背坐在草地上,不说话。这个背靠背的情形好象是我与他之间最具温情的一幕。然而当时的心情却是有些刹风景的,我发现一旦走近他,才知道自己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喜欢他,他有些冷漠和自以为是,说话也无趣,从不试图揣测我的心思或者说讨好我。这使我对他的感觉在当时处于一个很奇怪的状态,与他相处时我总觉得没话说,无聊。和他一告别,一回到寝室,躺到床上,我又开始不停地想他,闭上眼睛,我能想到的都是一些静态的片断,似乎我喜欢的只是静态的他。这中间他还是不断写一些诗投到校刊来,我一般都会为他发表,可是关于他在诗中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多时候我并不懂。
  
  室友们纷纷问我是否与他恋爱,我摇头不语。然后我们的绯闻终于还是在那次郊游露营中爆开了。赵不理班长的安排私自拉了我的手进了一顶双人帐内与我同眠。然而事情并没有像所有人想象的那样发展下去,因为那晚以后我和赵忽然变得形同陌路。关于这个晚上我们的感情具体有了什么变化,所有同学都不明白,我们也从未像任何人提起。
  
  那以后半年我们就毕业了,毕业晚会上赵和一位校花级的女生在角落里聊了半夜,而我一直花枝招展地在人群中穿梭,那晚的我像一个宠儿,因为那天恰好是我的生日。
  
  那晚我再次拥抱了芬,我在她的耳边说:“对不起,当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芬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我也忍不住流泪了,如果说我这四年的努力和坚忍只有自己知道,那么芬就是这一切的见证者,我们的起点是相同的,也许终点也一样,我们都没能成为赵的心上人,然而我毕竟比她多走了很多路。我还拥抱了小泽,告诉她,她的淡定一直是我的理想,我一直以为那种不为所动的气度是三十岁以上的女性才具备的,而那年的小泽不过二十出头,自此我相信有些气质的确是天生的。她是我的偶像。
  
  毕业后我们再次天各一方,偶尔我会翻看留言册,当年临别的同学为我写下了无数溢美之词,赵不同,他只说这四年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东西,虽然青春和成长总伴随着置疑,但他确切地觉得这四年他是虚度了。我记得我给他的留言中写道:“永远别觉得生活主宰了你,或者抛弃了你。你才是生活的主人,你可以。”
  
  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听说他分配在一间派出所,在一个跟我们的专业完全无关的地方吃皇粮。毕业五年后芬结婚,通知了几乎所有联系得到的同学,共有十五个同学到场参加了她的婚礼。我再次见到了小泽,她还没有男友,工作也不太好,性情也不似在校时那样温柔,神情上多了一点玩世不恭,还学会了抽烟。这使我有些失望,小泽这座偶像在我心里轰地坍塌,五年轮回,我与她的位置似乎调了个个。
  
  赵当然也没有来。那一夜我们没睡,十几个人在酒店房间里闹到天亮,每个人都在絮絮地述说往事,赵的室友梁问我:“你和赵当时是怎么回事?我们满以为你们会走到一起呢。”我笑,问梁:“你们觉得他是怎样的一个人?”“说不上来,有才华,但特立独行,有点怪有点孤僻。是不是长得太帅的都这样?”众人哄笑。我也笑,那个问题于是岔过不答。“最近还有谁跟他联系过吗?”梁说:“去年遇见过他,当时我来杭州出差,办完了事,去西湖边逛逛,想不到遇见了他。只是他还是那样,冷冷的,没说几句话就分手了。几个月前我又接到他们派出所里打来的电话,问我是否知道他的下落,好象他很久没去上班了,他家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我一惊,起身避开众人去了室外。春寒嵺峭的凌晨,月冷星稀,我想起露营当晚也是这样的天气。那晚第一次近距离地躺在他身边,我心跳得十分厉害。赵也不碰我,只是跟我说话。他告诉我说他恨他的母亲,他似乎很早就开始会追女孩子,但他从未喜欢过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他始终不讨好我,始终在我面前无趣,那其实是他的本色,因为我是好女孩,然而他还是无法爱上我,所以不想伤害我。我意识到他的人格有缺陷,我试图说服他从童年的阴影中走出来。他说,你不用劝我,道理我都懂,只是我需要时间解开我的心结。每个人的人生,都要自己去走。如果你要与我在一起,我可以假装讨好你,但是我真的不能保证自己会爱上你。所以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吧,如果某日我发现我会爱上你,我会再去找你,我们重新开始。
  
  半夜我起身到帐外吹了半夜的冷风,他也起身出来陪我,两人就静静地坐着,也不说话。天快亮时他轻吻了我的脸颊,我转过脸望着他,他的眉眼依然迷人,身后是寂静沉默的大山蜿蜒到无穷远,我们从未说过喜欢或者爱对方,我甚至找不到一个词来界定我们的过去现在或者将来。我望着他,他微笑的样子就那样深深地刻进了我的心里。天亮后我选择了离开,我终于还是放任了让他自己去解结,想不到,我居然再也等不到他,连他的消息都要完全失去了。如果当时我不以小泽为参照物,如果当时我不怕受伤甘愿陪他一起解结,结局是否会有不同?可是,哪有如果呢。希望赵还记得他自己说过的话吧——每个人的人生,都要自己去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推送软件 » [小说]当时暗恋现在去南京需要隔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