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送软件推送软件推送软件

《寂静在歌唱》之《文艺漫笔》如何看待疫情中的中国心得


  
  心灵之约——《走在故乡的路上》序
  
  在人们惊呼纯文学刊物江河日下之际,斜刺里杀出的网络文学却勃然兴起。网络,这一无限辽阔的空间,为广大写手提供了自在写作的沃土。如果说有着诸多清规戒律的传统纸媒文学大多是戴着镣铐跳舞,那么网络文学则是旷野上充满生机与活力的自由之舞。在这里,写手们各擅才情,题材广泛,形式多样,或抒高蹈之诗情,或描优美之景致,或写人生之悲欢,或侃纷纭之世象,……风格各异,流派不一,或素朴淡雅,或缤纷绚丽,或娓娓絮语,或慷慨横议,或沉郁顿挫,或高亢激越,或温情脉脉,或尖锐犀利,……诚可谓百般红紫斗芳菲。
  或曰,网络文学是草根文学,不过是临屏者随意逞情的即兴表演,自娱自乐,难登大雅之堂。此言差矣!经常游弋网络者知道,网络中藏龙卧虎。天涯网友们就常常感叹:“天涯水深!”姑不论这些深潜的高人,且说那些自由表情达意的写手。正是因了他们的草根性,区别于高高在上的庙堂文学,解放了写作的可能性,“我手写我心”,“我写故我在”,心有所郁,气有不平,议之抒之,一吐为快。虽有“为我”而写之嫌疑,但来得本真,来得自然。当然,他们也并不就不食人间烟火,也有担待,也会去“分享艰难”。
  美国威廉·W·韦斯特说:“写是为了交流。”网络文学为交流提供了便捷之道。作者与读者的双向互动即时交流正是网络文学的一大特色。那些有特质的作品在论坛发表时,往往引来众多评论,或褒之,或贬之,其中有些作品,短短几天,就有几万乃至几十万的点击,成百上千的跟贴评论,这是传统纸媒无法比拟的。这无疑是激励作者继续前行的一个动力。
  漫步天涯社区的“短文故乡”,你也会惊喜地发现这参差摇曳的美好景致。如庄晓明先生,用朴素的词写深邃的诗,坚守文学的高标。其诗,寓理性于感性中,如盐溶化于水。其小小说,内蕴丰厚深刻,意在言外,形式特异,自成一格。如邓建华先生,其诗,真情为底蕴,或清新,或深沉;其随笔杂谈,取材独特,别具只眼,信手信腕,常常以小见大,时见哲思;其小说,题材多样,笔触细腻生动,形象鲜明,令人回味。如西西里柠檬女士,其杂谈随笔,善于捕捉当下舆论热点、民生焦点,反应迅捷,尖锐犀利,不苟庸见,乍看笔走偏锋,实则内寓良知与理性,其追求合法合理、公平正义、文明进步之精神令人敬佩。如成都好吃嘴先生,其美食随笔,独树一帜,美食美文,旁征博引,内蕴充实,笔法洒脱,收纵自如。其它随笔亦精彩纷呈,或朴实无华,情真意挚;或文辞清雅,富有诗意;或诙谐幽默,兴味盎然。如马长山先生,其寓言,形式特别,博采其它文类之长,借它山之石以攻玉,另辟蹊径,诙谐风趣,逸趣横生,暗藏机锋,言浅意深,从当代人的视角出发演绎寓意,极富时代气息。如肖福祥先生,其随笔杂谈,善于勾稽陈年往事,并寓深挚情感及警示于其中,远虚词而务本真,风格素朴,文笔简练。如李乙隆先生,其文,不做无病之呻吟,以事实为根据,以道义为准绳,笔挟情感,或庄或谐,时曲喻之,时直击之,尖锐犀利,讽刺辛辣,发人深省。……
  故乡因文友们的登场而精彩,短文因文友们的佳篇而闪亮。为了便于天涯故乡朋友们的交流,弘扬天涯故乡的文学张力,巩固天涯故乡的文学成果,展示天涯故乡的锦绣华章,在故乡广大文友们的积极支持下,现推出《走在故乡的路上》一书。
  曹丕《典论·论文》云:“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是以古之作者,寄身于翰墨,见意于篇籍,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声名自传于后。”我们不敢奢望此般既宏且久之高标,然而,通过《走在故乡的路上》一书,让我们遍布天南地北的朋友们进行一场心灵约会,这于天涯“故乡”的无数写手来说,或许不无意义。
    
  
  
  心灵的存在之所——谈《老虎坪:情感地图册》
  
  读陈瀚乙先生连载在天涯社区“散文天下”的《老虎坪:情感地图册》,我想起福克纳的一句话:“打从写《杀多里斯》开始,我发现我家乡的那块邮票般大的地方倒也值得一写,只怕我一辈子也写它不完。”(福克纳《福克纳谈创作》)我不知道福克纳之于陈瀚乙先生的意义,但我知道,老虎坪之于他的意义,他发现了老虎坪,内化了老虎坪,他循着老虎坪纵横交错或隐或现的脉络,怀着一颗虔诚之心,一步步走进这部情感地理,并将心灵栖息于这存在之所。正如瀚乙在前言中所说:“我一直在离开或者走向老虎坪的路上……我和老虎坪,手拉手。走一生。……走向远方,回归内心。”
  瀚乙笔下的老虎坪是什么?是田园牧歌,是乡村叙事诗,是民俗风情画,……说得都不错,但又不单是其一,还是他自己的定位更贴近——情感地图册。在这本情感地图册上,他对故土的深情云萦雾纡,遍披故土那稔熟的人事风物。
  德国诗人荷尔德林说:“世界充满劳绩,人却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在安静、美好,民风纯朴的老虎坪世界,农人们虽然生活过得不是特别好,但是自得其乐。作者笔触所及,是农人们与之亲密对话的天空、大地、庄稼、花草树木、走兽飞禽的富有诗意的自在呈现,是人与人之间脉脉温情照亮的人性美与人情美。他们熟悉土地的心思,季候的心思,庄稼的心思,邻人的心思。他们劳作在这片土地上,收获着单纯的幸福与快乐。他们也有叹息,忧伤,苦难,但隐忍、达观与宽容的处世哲学使他们很快走出飘浮在生活中的阴霾。
  阅读中,我之所以一次次被打动,不是景物的优美,不是民俗的特异,也不是故事的新鲜,而是因了一“情”字。这情是作者对乡村景物的泛爱之情、深沉的亲情、浓郁的乡谊之情与纯真质朴的爱情。
  天空大地,各色庄稼,花草树木,家禽家畜,乃至一条无名小路,一堵篱笆墙,无不吸引着作者目光,并以渗透情感的优美笔触抒写着内心的感受与欣赏。只有精神深溶于乡村世界的真正在场者,方能与乡村万物心灵感应,意会神通。显然,作者是一位精神在场者。在他的笔下,花开有声,庄稼有情,家禽家畜仿佛也通人性。他不仅描写对象,更让对象开口说话。这里,我们看到了作者与万物平等对话的泛爱思想。
  作者关于父亲与母亲的文字,没有刻意渲染浓烈的思念,但往往普通的寥寥几语,流露的却是刻骨铭心的怀念。可谓情到深处淡亦浓。如《一个人烤火 》:“父亲一个人烤火。火大了,他叹息‘你娘回来暖和暖和吧,你看我一个人,好火啊。’顿一顿,‘可惜呀!’父亲就好长一段时间不说话,抽烟。”又如《母坟氛围》:“母亲搬家了。她住在这土堆里。……我知道我和母亲离多远。母亲不能说话了,母亲没问我。没谁问我‘回来了?’我想着这句话。”
  较之都市中人与人之间的冷漠、猜忌与戒备,乡村那淳朴的民风不能不令人向往。那夏夜的纳凉园地,那树下的情意饭场,那充满欢声笑语的浣衣溪流,……这种和谐温馨的场面正是村民们人际关系的鲜活展现。关于村民的质朴、关爱、宽容,路边的草在说话,一个南瓜在说话,河边的垫脚石在说话,偷嘴的家禽家畜在说话。
     爱情向来是文学不衰的话题。乡村的爱情来得本真,来得自然,不是花前月下的古典式婉约,也不是美酒加咖啡式的小资风情。《爱,在村里时》生动诠释着乡村的朴素爱情,这是别一种语境,是爱情别一套符号系统:“我为你流汗,是爱的意思。……我给你打猪草,是送你玫瑰的意思。我为你挑家粪,我是在给你玫瑰的。你没有说过‘你给我摘一个桃子,你的桃子是玫瑰。’你不用说的。”
  瀚乙本质上是位诗人,对乡村物事的细腻感触,对语言的敏感捕捉,出之鲜活灵动的诗意文字,不仅绘形,而且传神,生动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着的乡村图景。如“一朵花是鸟啄开的。”“一把镢头不挖地,一把镢头的锈是害羞,这就如该挂果的枝,没有挂果,只好让生命在风中轻得易晃,晃苍白的遗憾。” “俚语如一阵风,总能把一身的负重挠得轻一点,轻一点。”
  最后,谈谈文中不时闪现的质朴的哲理。作者不是为说理而说理,往往是不经意中逸出一笔来自生活的形象化的哲思。“路边的草找到职业了——做一面镜子,照村人的关系。……草的浓与稀就是村人的关系。” “庄稼要走的路,没有明文规定:老鼠和鸟不能通行。” “山里的路,树木、小草、野花与人,各有各的路,不易看出,能看出的,是人事,便成路了。” “我可以改变刺的位置,改变不了刺的。”
  一气读完《老虎坪:情感地图册》后,匆匆草就上述文字,一孔之见,错谬之处在所难免。要走近自由、清洁、本真的老虎坪世界,大家不妨亲自去欣赏。
  
  
  颠覆伊索——马长山先生寓言管窥
  
  日前,承蒙马长山先生惠赠四本寓言与格言大作及主编的中国第一部网络短信寓言集《大拇指上的智慧·短信寓言800篇》。马长山先生是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秘书长,著名格言、寓言作家,著有格言集《幽默精华1000句》、《思路花语》、《愚人妙语》、诗与寓言合集《化装舞会》、寓言集《马长山寓言》等十多部,曾获第五届金江寓言文学奖。匆匆拜读《伟大权力与财富》与《颠覆伊索》,颇感受益匪浅,其寓言,形式特别,内蕴深刻,富有时代气息,或讴歌高尚的道德品质,或张扬人文精神,或揭示丑陋的人性缺陷,或讽刺虚伪的表面做作,……现不揣冒昧,试浮光掠影谈点关于这两部寓言集的学习心得。
  樊发稼先生《在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第九届年会上的工作报告》中说:“就2004年最新寓言创作来看,我们感到在许多方面有新的突破。从题材上来看,不少作者在突破伊索、拉封·丹的模式,力图表现过去中外寓言家从来没有表现过的东西,现代意识、人文意识、生命意识、生态意识成为寓言创作的关注点。敢于触及和表现重大题材,已成为不少寓言作家新的追求。”将此语用在马先生的这两部寓言集上,也十分恰切。其实,马先生也正是近年来寓言界的弄潮者之一。
  较之传统寓言,马先生的寓言似乎不太符合标准的寓言,像诙谐风趣的幽默笑话,像暗藏机锋的相声,像言浅意深的哲理故事,像逸趣横生的小品文……其实,博采其它文类之长,借它山之石以攻玉,另辟蹊径,或许正是他的自觉追求与探索,使其寓言别具风味。这些特性的形成,可能与马先生的生活环境(自幼生活于极富相声生成土壤的北京城南龙须沟),自身学养及长期潜心格言创作不无关系。
  或问:“如何快捷地了解马长山先生这两部寓言的大致艺术取向?”曰:“《伟大权力与财富》一书后的《答<乌有报>记者杜撰小姐问》与《颠覆伊索》的《前言》是进入马先生寓言世界的有效路径。”这是基于长期且大量的创作实践之上的自我艺术总结,虽只言片语,仍可窥见马先生对于寓言创作的一些艺术取向。如倡导复调式寓言、模糊寓言,对幽默与反讽的强调,从当代人的视角出发演绎寓意,在表现形式上比较多地采用对话体,读者对象面向成人等。
  关于复调式寓言,我想马先生是从复调小说移用过来的。复调小说理论借用音乐学中的术语“复调”来说明有些小说创作中的“多声部”现象,认为复调小说有着众多的各自独立而不相融合的声音和意识,由具有充分价值的不同声音组成真正的复调。马先生说:“我主张多写复调式寓言,即在一篇作品里应该包含多个思想,这些思想可以是基本一致的,也可以是相互矛盾甚至冲突的。”在《伟大权力与财富》中,有相当数量的复调式寓言,而《颠覆伊索》中也时有所见,这往往是对伊索寓言原作情节的改写中实现的。
  传统寓言往往强调主旨聚中、单一,而且常常在篇末有一个画龙点睛之笔,点出本篇要旨,便于人们把握寓意。马先生则力倡模糊寓言,不直接点明寓意,潜隐寓意,将训诫隐匿于故事,将讽刺融化于描述,为解读寓意增高了一定的门槛,让人读后不是一笑了之,而是复思之。此外,马先生之所以倡导复调式寓言,我想可能很大程度上是与他提倡“模糊寓言”有一定关系,正是运用复调,使寓意具有了更高程度的模糊性。读模糊寓言,恰似行于淡雾萦绕之山赏景,有层次,有景深,比一览无余更有兴味。
  马先生在运用传统寓言习惯表现手法比喻、拟人、夸张等的同时,也十分注重反讽。所谓反讽,是一种含带嘲讽、否定意味和揭蔽性质的委婉幽隐的修辞策略,采用对照性的描写或叙述、戏拟、引语、独特的结构、夸大陈述、克制陈述、叙述人评介声音介入等种种具体手法。在马先生的一些寓言中,通过对悖反性因素——悲与喜、成与败、顺与逆、雅与俗、严肃与荒诞——的对照性组织,达到反讽效果。
  传统寓言中也时有对话,但马长山先生则更钟情对话体,《伟大权力与财富》中比比皆是,并且常常通篇对话。对话体优越性在于体现了对话者的在场性,因此容易让读者如同置身于当时的语境之中,生动而形象。此外,对话体也有叙事的功能,且能快速推进情节发展。
  未了,还是借用张高评先生在《思路花语》序言中的一段话作结:“我一直留意一种书,可以为单调的生活添加一些花絮,可以为枯涩的精神提供一些粮食。而且,它必须轻、薄、短、小,才易受现代人欢迎,它更必须机智、幽默、生动、隽永,现代人才会欣然接受。还有,它还必须老少咸宜,雅俗共赏,才有卖点,有市场。这种书,到哪里找啊?别急,眼前这一本就是!”虽然说的是马先生的格言,其实也是我读他的寓言的感受。
    
  
  演绎名著 别开生面——谈侯建忠先生的《名著新寓》
  
  侯建忠先生长期以来致力于寓言的研究与创作,创获颇丰,已先后出版了三部寓言集:《幸运的亚军》(获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第二届金骆驼奖)、《蜗牛取名》(第四届金江寓言文学奖)与《名著新寓》。
  日前,承蒙侯先生惠赠大作《名著新寓》,认真拜读后,收益良多。此书由三部分组成:水浒系列人物寓言、三国系列寓言、红楼系列寓言,共200余则。无论是从素材内容还是表现形式上看,此书都多有亮点。现不揣冒昧,杂谈管见。
  首先,全书均以古典名著的系列人物为创作对象,通过大胆的想象,演绎出多姿多彩的富有寓意的故事,这是本书的最大特色。就笔者所见,在中国寓言界,大规模写名著系列人物似无先例。这种取材颇多优势。古典名著的人物形象深入人心,敷演他们的故事,于其中渗透做人处世的道理,表明是非,寄托褒贬,容易被读者接受。
  其次,对古典名著中人物行事不是简单地照搬原著,而是基于其性格发展的逻辑进行大胆而合理的演义。原著中虽然未写,但读者看了故事后,却觉得合情合理,非斯人不能为斯事。传形传神,能如此,是与作者对名著人物性格的深入研究与精准把握不无关系的。如《空城计最大的赢家》,对司马懿的性格挖掘别开生面,发人之所未发,故事寓意“深谋远虑之人,才能使自己长久立于不败之地”,让人印象深刻。《寂静在歌唱》之《文艺漫笔》如何看待疫情中的中国心得(图1)又如刘姥姥系列寓言,原著中本无,而侯先生以其对底层生活的谙熟,合理想象,写出几十篇故事,既刻划出其天真、活泼、机智、风趣、善良的形象,更通过其为人处事传达出向上向善的寓意。倘拘泥于原著,不敢越雷池一步,那不过是原著的翻版而已,读者定弃之,径读原著矣。这不能不说是作者的创新。
  最后,谈谈本书故事的寓言特征。所谓寓言,是一种隐含着明显讽喻意义的简短故事。作者将所要说明的道理利用故事形式巧妙地表达出来。这些道理,其实是作者对人生的认识和感受,通过寓言表达出来,是艺术化了的人生哲理。本书不是单纯地讲故事,而是在故事中寄寓鲜明的教谕性。拉。封丹说:“一个寓言可以分为身体和灵魂两部分。所述的故事好比身体,所给予人的教育好比是灵魂。”本书的大多数寓言正是由“身体”与“灵魂”两部分组成的。先述故事,最后用精辟的语言点明寓意。也有一些作品不是将“灵魂”直接点出,而是让其渗透、蕴含在故事之中。如《徽宗皇帝的御膳》、《张松献图》等。此外,篇幅大多短小,主题集中,语言通俗易懂也是本书的特色。
  以上就读《名著新寓》后的感受拉杂闲谈,浮光掠影,不当之处在所难免。
  
  
  
  余途不是我——谈《余途寓言》
  
  余途先生是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理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开始作寓言了,积近二十年之功,于2000年推出作品精选集《余途寓言》,可谓厚积薄发。
  五一前,在单位收到余途先生惠赠的大作《余途寓言》,因上班忙,无暇阅读,便带回家看,不想却被女儿抢去了。女儿一向爱读寓言,也读过不少中外寓言集。看她读得津津有味,我便知此书定有吸引人之处。这两天,通读了全书,不揣冒昧,试谈点读书心得。
  余途常说:“我是余途,余途不是我,于是有余途寓言。”这句似乎有些悖论的话让我迷胡了好久。读《余途寓言》后,对此稍有理解。这句话可能是他在谈寓言其实也是文学创作的。从作品生成过程理解,“我是余途”——本我(生活中的我),“余途不是我”——超我(进入创作状态中的我),“余途寓言”——有余途特色的创作文本。换言之,文学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对于每一个作家而言,不应纯然是别人的克隆,应有其独到之处。通观《余途寓言》,是颇有些“余途的”之特色的。
  《余途寓言》分五大类:人言篇,写人的言行;人物篇,写人与物的沟通;动物篇,为动物之言行;物言篇,乃物之言行,余途篇,是寓言化的“余途”故事。前四类,一般寓言故事中常见,是作家创作时惯用的写法。其实文学体裁中有作者进入文本的写法,如博尔赫斯的随笔《我和博尔赫斯》与《博尔赫斯和我》等,小说中更是屡见不鲜。然而,传统寓言中作者进入寓言故事中的写法十分罕见,而“余途篇”却突破藩篱,大写特写寓言化的“余途”的故事,写其所见所闻所言所行所思所感,寓鲜明的教谕性与强烈的讽刺性于其中。这不能不说是余途此书的亮点之一。马长山先生在《我看余途寓言》中对此特别肯定:“塑造了一个连贯性的系列人物。这个人物的喜怒哀乐、智慧与愚蠢、追求与反思,都是我们当代人的真实写照。如果作者沿着这样的路子走下去,可以预期,中国当代寓言也会和小说、戏剧一样,出现令人难忘的角色。这应该是作者和整个中国寓言界的追求。”
  拉·封丹说:“一个寓言可以分为身体和灵魂两部分。所述的故事好比身体,所给予人的教育好比是灵魂。”传统寓言多走先述故事最后用精辟的语言点明寓意之路。余途寓言则往往不是将“灵魂”直接点出,而是让其渗透、蕴含在故事之中,点到为止。这种写法,较之直接呈示寓意,为读者留下了感悟空间,同时也使一些寓言之旨具有了更多能指的意义。在这点上,与马长山先生近年来提倡的模糊寓言有相通之处。
  时下有些人的寓言,动辄近千字乃至几千字,大有趋长之风。余途寓言不同,走精短一路,文笔简练,结构紧凑,篇幅短小,多在一百字左右,少的甚至只有二三十字。文虽短小而意不陋浅,不少篇章颇耐人寻味。如《雅俗之间》两则,均短小精悍,意味隽永。如其一:麦子熟了。诗人说:“象铺满大地的金子。”农夫说:“是我们的血汗。” 麦子说:“金有价,血汗无价。”寥寥34个字,结构完整,起承转合,别出蹊径,对雅俗问题翻新出奇。其二亦如是。
  此外,本书中用现代观念看问题,题材广泛,旧典新翻(如“千里马”、“鸿鹄与燕雀”等),一文一图文图并茂等长处,兹不一一赘述。
  因为我是寓言这一文学体裁的门外汉,只能粗浅地拉杂而谈,不当之处,还望余途先生见谅。
  
  
  王昌龄诗歌中的女性形象
  
  
  在群星灿烂的唐代诗坛,王昌龄是一位“位卑而名著”的杰出诗人。他的诗现存一百八十余首,大多质量很高。描写边塞征戌生活、表现女性的命运和心灵,是其诗比较集中的两类主题。本文试就其诗中的女性形象作一分析。王昌龄写女性的诗,有二十首左右。这些诗里刻画的女性形象,大体可分为三类:思妇,不幸的宫女,江南少女(少妇)。
  一、思妇
  王昌龄曾经高歌:“封侯取一战,岂复念闺阁。”(《变行路难》)仿佛他是一个军功至上、卑视儿女私情之人。其实,那不过是他一时的豪语。实际上,在他的笔下,不仅写了征人十分顾念“闺阁”(如《从军行七首》其一“ 更吹笛关山月,无那金闺万里愁。”),更用心抒写了闺中人的深情幽思。如《闺怨》:
    闺中少妇不知愁,秋日凝妆上翠楼。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叫夫婿觅封侯。
    此诗细腻而含蓄地描写了闺中少妇的心理状态及其微妙变化。前二句是不知愁,后二句是悔、是怨。“忽见”二字勾联前后,生动地显示了少妇心理变化的迅速。从当前的感受引起往事,以矛盾的心情表达怨思,婉转深微地表达了少妇对从军丈夫的思念。
    再如《青楼怨》:
    香帏风动花入楼,高调鸣筝缓夜愁。
    肠断关山不解说,依依残月下帘钩。
    《乌栖曲》:
    白马逐朱车,黄昏入狭邪。
    柳树乌争宿,争枝未得飞上屋。
    东房少妇婿从军,每听乌啼知夜分。
  这二诗均以夜为背景,长夜漫漫,少妇们忧思难遣。《青楼怨》写思妇肠断关山,何以解忧?惟有借鸣筝来宽解排遣内心的幽怨苦闷。月已残,而忧思未已。诗中通过景物的变化和人物的行为委婉地表露出这位思妇深重的愁思。《乌栖曲》中思妇的心绪是复杂的:既有对从军夫婿的深切思念,也有对他耐不住寂寞而混迹狭邪(妓女所居之地)的顾虑。思妇闺怨向为诗歌中的常见主题。王昌龄笔下的思妇,大都为征人之妇,有着突出的时代特色。唐代前期国力强盛,从军远征,建功边陲,成为当时许多人的生活理想。岑参就曾高唱:“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送李副使赴碛西官军》)然而,问题的另一面也随之而来,那便是征人之妇形影相吊的孤寂与愁思。王昌龄的可贵之处在于,他不仅着力描绘边关征战生活,偶尔也将笔触伸向那不为人注意的另一面——闺中思妇的痛苦生活。
  二、不幸的宫女
  王昌龄描写女性的诗歌中,以宫怨诗最多。在《春宫曲》、《长信秋词五首》、《西宫春怨》、《西宫秋怨》等诗里,诗人用凄婉的笔调、新巧的构思,形象生动地展现了那些深锁在帝王后宫,被剥夺了自由、爱情和幸福的宫女们的悲惨遭遇,以及她们无告的哀愁和幽怨。如《长信秋词二首》:
    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共徘徊。
    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
    
    真成薄命久寻思,梦见君王觉后疑。
    火照西宫知夜饮,分明复道奉恩时。
  这里,寒鸦背上带来的昭阳日影,梦后西宫夜宴的灯火,都交织着宫女们的希望和失望的心情。诗人通过这些日常生活的细微感觉,揭示了宫女们悠长而深刻的内心痛苦。
  《长信秋词》共五首,诗人从艳羡、痴想、哀怨、悲苦等不同角度反映了被遗弃宫女的非人生活。同样是抒写失宠宫女幽怨,表现她们内心的深刻痛苦,但在王昌龄笔下,却很少艺术上的雷同。有的是如玉似花之貌艳羡寒鸦带阳之色,有的是藏在幽深之处听人笑语,有的是长夜寂寞而追思往日的承欢,有的是夜阑霜深痴痴呆呆地挂念着君王的冷热,有的是月夜深宫捣衣。这一些,与她们被遗弃的地位相映照,从内心深处揭示了她们精神上的空漠和心理上的哀怨,以及对不幸命运无可奈何的处境。这一组诗,是王昌龄宫怨诗的力作。
    又如《春宫曲》:
    昨夜风开露井桃,未央殿前月轮高。
    平阳歌舞新承宠,户外春寒赐锦袍。
  诗作描写了春宫中未受宠幸宫女的怨思。全诗通篇都是失宠者对“昨夜”的追述之词,着力描述新人受宠的情况,这样,“只说他人之承宠,而己之失宠,悠然可会”(沈德潜《唐诗别裁》)。
    再如《西宫春怨》:
    西宫夜静百花香,欲卷珠帘春恨长。
    斜抱云和深见月,朦胧树色隐昭阳。
    《西宫秋怨》: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谁分含啼掩秋扇,空悬明月待君王。
  《西宫春怨》以春天的花月良宵为背景,描写一个被幽闭在深宫里的少女的一连串动作和意态,运思深婉,刻画入微,道出了幽囚在深宫的怨女的极其微妙、也极其痛苦的心情。《西宫秋怨》中,美人虽倩丽,但君王已情驰爱移。这宫女尽管满腹悲怨,却又心存侥幸。“空悬明月待君王"。诚如刘豹君所言:“然犹有待者,望幸之心,不能忘情于君王也。”(《唐诗合选评解》)其所待结果可想而知,多半是落空,这将进一步增加她的悲怨。
  宫女们的非人生活,受压抑被遗弃的悲惨命运,很早被文人所注意,并摄于文学作品中。王昌龄的突出成就在于,中国在这次世界性疫情面前采取的坚决果断的措施和办法为全球抗疫提供了先进经验,同时也为中国在这次抗疫过程中取得了主动权。在党中央英明领导下才能取得现在的成绩,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看起来没有炮火硝烟,但火药味十分浓厚,可以说是内忧外患,我们迅速采取的措施保证了我们国家内部的稳定,和避免出现更大的问题,上下一心同心同德,不怕牺牲,很多人奋战在抗疫一线,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取得的成绩来之不易,从疫情在全球传播的范围来说,我们国家暂时成为安全的高地,但依旧不能麻痹大意,放松警惕,还需要把好国门,守好每一道关卡,同时防治病毒的渗透传播,对于能够成为病毒传播的媒介都要足够重视,传染病,主要以传染源,传播途径,易感人群三个主要方面,还需要在这三个关键因素上努力工作,做好自身防护做好环境消杀以及加强疫苗的接种有利于保护易感人群,对存在病毒的物品进行消毒处理,积极救治患病人员,并有效管理减少流动。在非常时期采取必要管控措施,可能会影响经济的发展但对于生命安全来说,生命更重要。我们国家也对全国人民负责的态度承诺免费接种病毒疫苗,不仅减少了人民群众的经济负担同时也为人民的生命安全提高了保障,更加对党和政府的领导充满信心,更加拥护党和政府的决策部署。中国有优秀的组织能力和生产能力为世界抗疫做出自己的贡献,只要上下一心密切配合,世界人民能够相互救助放下分歧,达成抗疫救人的共识,互相援助,中国就目前取得的抗疫经验可以成为各国学习的样板,中国也将在这次世界抗疫的全球问题上,成为需要帮助国家的朋友!中国从来都是维护世界和平和安宁的中坚力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推送软件 » 《寂静在歌唱》之《文艺漫笔》如何看待疫情中的中国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