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送软件推送软件推送软件

改稿 打倒他妈的这些个诗人经历这次疫情后,您对生命有什么新的感悟?

您当前的位置 :***中心>荆州政务正文 来源: 荆州电视台 时间:2020-04-05 19:55 -纠错

荆州***网消息:一场猝不及防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按下“暂停键”。特殊的经历,让我们有时间去思考自己的生活,思考生命的意义。现在,我们的城市和生活又按下了重启键、快进键,经历疫情后,人们对生命有什么新感悟?来听大家的心声。

荆州体育运动学校教师冯刚瑶:这次疫情中,我觉得生命应该是在于奉献,在这次疫情中,全民战役众志成诚团结一心我深刻的感受到了我们国家的大国担当和我们的中国力量。而且在这次疫情中新一代的90后,00后成长起来学会了担当,学会了责任让我感触非常深刻在奉献中,我们年轻一代也在成长。

荆州好人肖习敏:我对生命的认识是这样的,生命是无私奉献,生命是坚持不懈,生命是感恩回报,生命是热爱祖国,我们活着的人要好好的珍惜生命,不让生命白白浪费,我作为一名党员志愿者,一定要把生命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绝不让余生虚度。

荆州一医疫情防控技术指导组组长呼吸内科主任肖卫:第一,我们要敬畏生命,要敬畏自己的生命,同时更要敬畏野生动物大自然,与大自然和平共处。第二,我们要热爱生命,从现在开始,以此次疫情为契机,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荆州一医隔离病房护士长宋芳:我希望我们活下来的人,能够敬畏生命尊重生命,更多的我想呼吁一下,希望更多人理解医护团队,希望我们每个人通过这次疫情以后对自己的职业,对他人的职业更多一份尊重更多一份关爱。

张玉娟:这次疫情我每天也是在看***,非常揪心,觉得活生生的人就变成了一串串冰冷的数字,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一个会来,所以我现在就特别珍惜身边的亲人,朋友,感恩身边一切美好的事物,活着和自由真的好。

冯春:现在看整个社会都是整体的,都是团结一心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大家庭,整个祖国也是一个大家庭。

汪长荣:珍爱自己的生命,关爱周边的人,也是关爱周边的家庭,关爱社会。我希望全社会都行动起来,通过这一次疫情让我们真正的体会到生命的可贵、来之不易,每一个人只有一次,扎扎实实的过好每一天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社会出一份力,发一份光。

这是我的最新理论集。可以加接的,版主不能删啊
    2
    
    
    打倒诗人
    
    
    诗人一个个都他妈的在那儿办什么垃圾诗歌月刊杂志
    诗人都他妈的在那儿学两招西方的深刻理论 然后在那儿摆谱
    然后洋洋自得的去大学讲什么独家理论之道
    诗人一个个道貌岸然 都他妈的在那儿写些狗屁的只有百分之七能写好而百分之九十三的都是文字垃圾的口语诗(那是真正的口语诗吗?不是!)
    
    诗人这些可恶的被社会攻讧为动不动就"啊,啊!……"傻 假 愚蠢的令人恶心的伪抒情 或被攻击为低劣的粗制滥造的抒情(而离真正的含蓄 优美 激情的抒情差的远之又远)
    这就是他们所谓的肮脏的脱离大众的自恋清高的可笑的隐喻 精神指向 深刻的精神关怀 深刻双重意象 意象叠加分割的讲究技巧而迷失精神独创的诗篇吗?
    
    诗人,他妈的这些个让人厌恶的恶心的拼凑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用词来营造什么深刻意象 高深的诗意 而自己却根本就看不懂的 却寄希望于别人能懂的毫无羞耻感被攻击为不懂时就反击别人不懂诗的愚蠢卑鄙的家伙
    
    这些个追求诗意的误读 诗意的模糊性 多义性 追赶诗篇意味的千棱镜效果的这些个比小人还小人的诗人 去他妈的吧 这些个假诗人 打着随意性的非诗化的路子将分行的小说散文 大白话写成诗歌的"诗人" 将你们颠覆传统 冷抒情 反抒情 的路子收起来吧 诗已经没有出路了 因为被你们写的。
    
    在肮脏纯洁诗坛的这些个诗人 这些个伪劣的诗人 打倒他们 然后让诗歌高尚起来 重新
    
    打倒这些个肮脏的不知羞耻的充斥诗坛 网络诗歌界--尤其是网络诗歌界的粪便一样的诗人
    打倒这些个让民众讥讽为看不懂的(正如一位作家所说:诗决不是让人看不懂!)故弄玄虚与高深的他奶奶的"诗人"
    让这些低劣的百分之九十二的诗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滚他妈妈的吧 看着他们在大学生递上来的质疑嘲讽的纸条面前脸红的象猴屁股一样 让他们的江湖匪气滚出诗坛的美好境地
    (他们竟然还坐在讲台上讲课 竟然)
    
    看他们卑劣的人格 品德胸襟与小偷强盗一样的品性如何无耻的展示
    打倒这些个拿一些误入迷途的迷失了自我个性的深入诗歌理论内核最深处最细致处因而丢失了探索 进入了形式主义 象庞德那样过度的深深的沉浸于形式主义的开拓(过度了的形式追求即为愚蠢)的愚蠢的诗人
    
    打倒他们,打倒这些个可恶的诗人
    打倒将诗歌污染的如同从他嘴里迸出来的臭哄哄的呵气一样的随便写随便捏造的诗歌
    打倒让人恶心并且还到处炫耀知识的他们 打倒一切借着诗人名义写着西方晦涩难懂的滑溜的拙劣的诗艺 事实上却是拼凑文字垃圾的诗篇的诗人 打倒看着金瓶梅反而不知羞耻的宣扬自己高尚的下流诗人 打倒将诗借为攀附功利官场工具的诗人 打倒一切将阴暗心理发扬光大的诗人 打倒幼稚的玩弄文字迷津而创作出毫无意义的诗篇的诗人 打倒拙劣的丧失诗歌精神内核 高尚情怀 并且打着反崇高的旗帜胡乱写诗歌垃圾的诗人 打倒滥竽充数的充当诗歌领袖的诗人
    将整个诗坛中的所有两面三刀之徒的小人 伪诗人 清理出去
    是的 清理诗坛中的小人
    
    打倒写着 "深刻"意味诗的做着小人一样的诗歌高手的的诗人
    
    打倒将口语化做为掩饰而将丑恶的不正当的下流的欲望大肆宣扬于诗篇中的所谓的诗人
    打倒追求什么诗歌语言的干净简洁其实毫无意义实质上是一堆散沙与文字垃圾的诗人
    
    打倒一切伪诗人 和制造所有的诗歌垃圾的这些个诗人
    
    打倒诗人 是的,打倒诗人 打倒他妈的所有的诗人
    
    3
    
    
    打倒北岛
    
    
    对于跪着的仰望北岛的人,他才认为无人可以超越北岛的。
    我以为,北岛并不能与当代的这些个诗人相提并论。
    他只是一个前驱者,而不是一个更适合在当代威风八面的一个诗人。
    固然,诗人北岛是杰出的一个诗人,在那个暗郁的年代能创造出那样一种将精神的郁闷提炼、藏蕴于文字中并成为时代创伤的疗伤药的这样一个诗人是杰出的。
    
    
    “你们看名人,仰望才觉的他们伟大,你们为什么仰望他们,那是因为你们跪着。”(一作家语)
    我想大声的对你们说,站起来,你们不要有那种跪着的奴性,那样会让人看不起,会让人轻视与唾弃。会象作家说的那样:哀你不幸,怒你不争。
    
    站起来,站起来,你听见了吗?站起来。
    打倒他们。这就是我要打倒北岛的一个原因。
    有些人说,后来没有诗人超过北岛的论调实为谬论。如于坚如韩东。这些开创了民间立场的诗人,就将整个诗坛诗歌界那种被民众讥讽为看不懂的有力的责难、讥讽给破解掉了(这是需要一再强调的,也是很高明的。)。
    
    "中国文学正处在一个失重的时代。历史或历史话语的威胁似乎逐渐不再使被商业文明的华丽幻觉覆盖的灵魂继续感触,风格的不安涌动逐渐宁息,伪叙述和伪抒情的阴影日渐浓重。除去极少数自绝於大众的独行者,昔日不妥协的先锋派们要么回过头再度乞灵於“写实主义”的写作逻辑,要么朝前急不可奈地从绝望的深渊直接跨向了精神拯救的彼岸。"
     _______一个诗人兼理论家语
    
    北岛就是这样一个“自绝於大众的独行者”!
      
    
    北岛是朦胧的深度意象 深刻意象 双重意象的一个延申者 甚至三四重意象都有(就是将风马牛不相及的用词搓揉到一块儿,这是极端无聊的三四重意象。双重的除外。)。唯恐你能读懂他的诗篇。如树与灯相恋 风和月亮相恋 ,她们并且是正在忧伤的。 (只是举的一个非他的诗的但却是一种有力的例子,他的诗中大多都是如此的深度意象之作)
    这就是他的意象悠远之作。北岛后来脱离大众后被许多人声称要打倒,就是他过于注重深度意象的营建 从而丧失了与大众对语的能力
    让平民百姓们无法卒读。
    诗歌是艺术,但也不能让人无法欣赏。
    
    你以为你在写天书吗?
    
    北岛是神吗?不是。他错就错在他把他当成了神,——诗神。
    得几个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有什么了不起。不是有人说吗?如果说北岛能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话,那中国至少就有500个有人能有此资格。意思是说,有500人都可能强过他。或在一个档次上。
    这样的一个诗人,那还有什么可以远离大众的一个借口呢?其实在中国有许多诗人获得过提名的。
    
    平民百姓才是伟大的。当代一些诗人如口语化诗歌的倡导者于坚把这些营造的让人看不懂的诗篇的诗人从高层“艺术”中拉了回来。
    
    “你们看名人,仰望才觉的他们伟大,你们为什么仰望他们,那是因为你们跪着。”(一作家语)
    我想大声的对你们说,站起来,你们不要有那种跪着的奴性,那样会让人看不起,会让人轻视与唾弃。会象作家说的那样:哀你不幸,怒你不争。
    
    站起来,站起来,你听见了吗?站起来。
    打倒他们。这就是我要打倒北岛的一个原因。
    有些人说,后来没有诗人超过北岛的论调实为谬论。如于坚如韩东。这些开创了民间立场的诗人,就将整个诗坛诗歌界那种被民众讥讽为看不懂的有力责难的给破解掉了(这是需要一再强调的,也是很高明的。)。
    
    北岛是当代诗人和那个年代的诗人中最好的吗?不是。超过他的人有很多。
    
    过于注重深度意象是愚蠢的。是一种对诗歌艺术世界的弱智的仰视。
    
    当然,北岛早期的作品,无论是题材的选择,还是主题的深化,以及句子的凝聚力和创意力都是优秀的,但早期优异并不是代表一辈子他都优异。如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 和《一束》这首诗。固然为其营造了巨大的的诗歌技艺的引申与很多声名,但其后来沉迷于意象的深度中,以至于造成了后来让人看不懂的一浪接一浪的意象近乎于是胡扯的习诗风气。
    让许多诗人都对他颇有微词,说: 北岛老了,北岛的诗脱离了人间,进入了别一个世界。那个世界离我们老百姓远的几乎让我们摸不着边。可见这是多么有力的对老北岛的嘲讽,过去有些人声称要打倒北岛。我认为是正确的。
    北岛为什么让他们说他老了。并且不再模仿他??那是因为,
    北岛是误入了诗歌发展与探究的岐途。诗歌成了他玩弄技艺的一个工具。
    他的诗到明镜这一首诗为止。
    
    作者:北岛
    夜半饮酒时
    真理的火焰发疯
    回首处
    谁没有家
    窗户为何高悬
    
    你倦于死
    道路倦于生
    在那火红的年代
    有人昼伏夜行
    与民族对奕
    
    并不止于此
    挖掘你睡眠的人
    变成蓝色
    早晨倦于你
    明镜倦于词语
    
    想想爱情
    你有如壮士
    惊天动地之处
    你对自己说
    太冷
    
    这首诗歌的意象、于意象群的深度的都还可以让我们摸的着,尤其到了后期,就象谢有顺评论家说当代诗是进入了字词迷津一样!!
    我觉的分明就是在猜迷语嘛!
    
    诗歌不是迷语。不是。
    
    意象叠加的辉煌历程宛如烟花一样歌唱的时代早已经结束了。
    偶像时代已经久远。遥远的让我们甚至都不记的他们了。这是个偶像绝灭的时代(我是指诗歌偶像)。
    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大声疾呼:打倒原始 打倒奴性 打倒仰视的目光 打倒北岛
    
    是的,打倒北岛
    
    打倒这个将诗带入诗人自己看不懂的将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词语揉合到一块儿的追求深刻意象的却希望读者们说他诗歌高深的领头者
    更为可笑的是他们却希望别人能读懂他们的所谓的深度意象的诗篇。和让人说他诗歌技艺精湛。这不是扯蛋是什么?无耻啊。这些个诗人。
    打倒北岛,我并无意讲北岛是故意造成这种风气的,但,不打倒他,不足以打倒那些个还在营造什么晦涩的无聊的让人看不懂的意象的诗人。
    一切都这样的无趣。
    
    无趣。
    
    我们是应当声讨朦胧诗那种晦涩难懂的意象营造了。太过时了。太落后了。
    
    谁也挡不住历史前进的滚滚车轮,艺术,更是如此,,原封不动的复古派没有好下场 。诗技的改革改进才是诗歌艺术更加正确明亮的出路。
    
    
    4
    
    我看于坚
    
      
      安静 在古老的墙壁上
      潺潺流下的 是秋天的阳光。
       __________于坚的诗句
      
      
      于坚是有着他独特的语言文字魅力的。很美丽。我曾经在图书城里看他的棕皮手记与一部厚厚的诗集看了一下午(那本诗集里的诗至少有300多首。)
      第一次喜欢上他的文字是文字功底很高明的作家洁尘的散文集中的一句引语--诗人于坚的:"安静 在古老的墙壁上 潺潺流下的 是秋天的阳光。"诗句妙味无穷。那种文字的跳跃感、顿挫感、精炼、精辟简约,意象的繁杂双重深刻,好象是磨炼多年的剑拔鞘而出时的闪亮光芒,让我久久的回味了五六天,看到好句子我这人就这样。象我的昔日恋人常波波说的那样:俺就这,一样令人爽舒之极。作家洁尘很喜欢这句。当时因为我喜欢华美的充满诗意的、想象力的、哲蕴的文字。于是也喜欢这一句,并且它曾给过我很大的震动。
      
      以后好象也读到过极少见的他的很好的散文中的句子,如,大理的…………叶子在几点几分几秒终于开始落下。给人一种等待过尽的快乐。等待本身也是快乐的,如同等待恋人的兴奋。如同等待春天的感觉。可是。在到来时那种欣喜心情、才华惊人的凸现突现的、在时间的具体化中得以含蓄的表现的完美技艺。怎能不让人为之鼓掌喝采呢?(虽然有些人会不赞同,那是因为他有着不入流的欣赏水平的缘故。没有艺术感悟力。)当然,在于坚打倒官方的一些所谓的愚昧落后的暗无天日的桎枷的知识分子立场之时,也被许多内部的想成为他的别一个背判传统打倒开创者的代言人所将要未要的更新,这是闹剧,抑或是时代的前进的足音?
      我们拭目以待吧。
      
      还有象:“ 在秋天开始怀念秋天。”这种意象深邃的让人欲罢不能的回味的好诗句,尤为我所喜欢。
      也许和王家新的“从雪到雪”有着同样的文字技法在里面强有力的停留着。咚咚咚的敲响着让人遐想沉想的妙曼声音。
      
      在街上看着各地的阳光跳跃的很快乐,我就会象到他的文字,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想一人竟能在云南那个地方创造出如此不甘寂寞的文字,能不说是一种才能吗?我们有什么理由不为他鼓掌喝采呢?可是确实是有许多人很不喜欢他的。包括他的诗与文字还有诗歌理论。
      以前我就不喜欢他。象个诗歌领袖一样无聊的他。有什么理由可以装出一幅别人无理的姿态?
      
      
      烂漫天然,女性化,轻快华美,和如他所说的,象古人诗品中那样追求诗的真谛,“到语言的路上去,回到隐喻之前”(于坚语)这些文字观。都是我比较能认同的。在我看来,他的文字也是受到了上述这些观念的影响,如朴古,如…………等等。
      文如其人,字如其人,文字如其人。他的文字,无论是随笔和诗中的文字都透露着一种女性柔肋般滑溜的淫欲感。
      他也曾在那本书中说,他喜欢金瓶梅,喜欢李渔的作品。我才恍然感觉,怪不得呢。
      一个人的文字在怎样的浸淫中就会有怎样的光采闪耀。很少有人能逃避此蕴理的覆盖。
      但他的随笔,散文,在修辞上是笨拙的,句子与句子之间没有动人心弦的牵引力。常常融洽的透露出那种天成的淳厚,如小河流一样潺潺流过文章的田野。
      
      还很密麻,象词语的丛林中野生的灌木,太密集了。这一点看各人的爱好 ,我是比较喜欢的,这是他独有的一种文字的才韵。无人可以模仿的。即使模仿,也是形象神不象。
      
      他对一些用词的固有喜欢(常常用的。)让人觉的过份,这几乎是每一个作家都有的毛病,我常以为,能创新的艺术,为什么一再让他重复呢?如他的某个不宜再重复的用词超过三次,我就觉的破坏了这篇文章的整体气韵,气势。那种或舒缓或激湃的精神感引力。剔透文字中的所有精采的要点。筛选讲究用词、固有风格的营炼。而不破坏整体文章中那种浑然天成的意境。这才是高深的文字功底。与基本的文字功底无关。与感觉有关。这就是语感。
      我常常会逃避一些用词。不来破坏我文章中的统一韵势。如我常常拒绝恋人这个用词,而换成昔日恋人常波波这个用词,否则我就无法再写下去,在心理上会产生痒痛感,难受。会认为写作是一种受罪的过程。
      如果一个作家没有一个拒绝的用词、好的风格、用词的筛选能力与筛选意识,那他的文字功底实在是不怎么样的。如同许多作家常常批评某些作家的文字功底很不过关一样,这除了与风格有少许的关系外。就是基本的筛选挑拣能力了。
      
      如你在一个整体活波欢乐的文章中突然用了一个不太吉利的用词。甚至一用再用。这样会让人耻笑的。会将这篇文章当成语言垃圾的。
      不要破坏文章中的整洁统一的韵势。
      否则也会影响到思想内容的表达。因为牵绊着许多各种各样的误读的多义性的内容才是动人的表述。
      短句明快,于坚的文章中少了许多明快的气韵,这大概与他的身体很敦厚有关吧。呵呵。文如其人。
      有点牵连了。呵呵。
      
      他的文字还算流畅,但却不是太流畅。和王朔,贾平凹,张承志的语言功底相比,差的不在一个档次上。
      他的语言给人的感觉就象是在看一张蜘蛛网。那种密麻感也许是他所追赶的。其诗中那种跳跃之外的密麻之感。是他所掩饰不了的。
      我倒更喜欢那种落差很大的象瀑布一样的文字。
      他的文字是感性的。极阴柔。和女性化的。 在他的文章字与诗中,我难过的发现,找不到或很少有诗那种很强烈明快的音乐感与节奏感。这是先锋抑或自由?是退步抑或进步?我想这是退步。
      诗是离音乐最近的东西。有诗人和评论家曾这样说过。可是,在近乎是口语化诗歌开创者及领袖的于坚诗人身上,这种现象没有了。
      难不让人对他产生愤恨吗?
      
      我有一段时间沉溺于于坚的文字与诗中不能自拔,那种新鲜感,那种创意所带给我的快感是我所喜欢的。可是起始他的文字并没有能给我带来快乐,他也许是被许多低劣的写一些不高明的垃圾口语诗的所谓诗人(当然也有极少极少写口语诗写的很好的诗人)过于神化了。我厌恶那样。
      
      他的形式很独特的,有一种集短句于空行中互相交错的美。
      那是一种创新的精神,如同韩东所言,是自由创新的民间立场,是一种创意的才华。我很喜欢他那种跳跃的形式感。但他的文字当时并非是我特别喜欢的。
      
      他的文字是在暗夜里发着微光的暗礁,是不易被洞察为好文字的一种还算是不错的文字。
      
      
      我以为,于坚是无愧于诗人这个称号的。
      他比王家新更称职于诗人这个看守精神家园的卫士的职位。
      在云南这个地域气息很浓厚的地方,诗人于坚磨剑多年,开创了诗歌口语化的延伸的比前口语化更新的潮流。开创了一种理论,然后用几百首诗再固定一下,是许多人对他的攻击。我觉的只有这样做。无其它的策略的。
      于坚是个聪明人。
      他的诗中更多的是细腻的对自然微物的观察。体验以及引申。以前我也喜欢此种方法。后来无人喝采。便将它们散放于历史的档案中了。
      
      在村庄,那一首诗有许多激动人心的力量在里面包蕴着。我曾经将它转到过一个论坛上,却被删了。
      于坚的诗中蕴含着许多随性发展的诠释的光芒。这世上无神,没有诗神,,没有诗歌领袖。只有诗歌开创者,只有先驱者,革命者。我想是这样的。
      尽管他对诗的理论研论正如伊沙所言有许多不经推敲不经反击的漏洞。如被西渡的《对于坚几个诗学命题的质疑》就被攻击的无活可说,再强辨就象某作家强辨剽窃文章案那样理屈词穷(因为别人都不是傻子)
      
      他的文字正如其所言对《诗品》中的一些诗意、诗的真谛的追随一样让人觉的放心。
      看过他写的我最喜欢的几本书。几篇随笔,有种志得圆满的功成正果的转换文体的意想。那时我还以为那是本诗集。因为受到许多人的误导说:于坚是坚持写诗的。不象韩东写成功后就写别的小说文体了,和朱文搞起小说革命——断裂主义来了。
      这是个需要革新文体的时代吗?答案是肯定的。
      可是革新的雏形往往是不成功的。我以为。
      谁愿意背上阻挠时代与文学发展的潮流的骂名呢。如同可笑的维新变革中的一些人。
      
      文字这东西真的是很深奥的,如果深入其内里窥探的话,你会惊讶的发现,绝非象教科书上教导的那样粗漏与简单。
      难道仅仅是几十种风格吗?
      在星夜里找寻恋人的那种感觉,我想每个人都有,我是指热恋时期。那种紧张兴奋甜美,幸福 ,顺畅的欣喜的浪漫与茫然徘徊,正是探究语言文字内里的过程。
      就是这样的。
      在中国作家中,比较喜欢语言开拓的象王朔的注重方言,对语感的强行的追寻,及非常非常流畅的句子、语言、文字。更重要的是美丽的看起来让人舒爽的创新能力。自创用词,变换语义。语言狂欢(如许多诗人所写的一些语言狂欢的发泄的却不知何意的诗歌 ),话语专横欲。……这样的作家是很多的。
      让我们也为他们鼓掌喝采吧。如果你们不想。那么我就拍几下掌声吧,尽管很寥寥,但,拍几下掌下又不会感觉痛苦。
      中国的语言文字没有创新就没有出路。我认为。山珍海味吃多了也会烦。现有的艺术再好,也需要创意的引领。如现在的许多作家的自创的用语,看起来就觉的很好。但决不是滥创用语,那纯粹是对汉语的一种调情。一种强奸。不能让人尊敬。
      
      有音乐的快感,有语感的享受,有对语言那种哗哗如流水般澈真流畅的快乐的感觉。是美丽的。如果一个汉语学家能将汉语创新到此地步的话……(现在汉语还不太完美,偶认为。)
      对语言的用词、挑选、创造性的反复、排比都是在打造语言的新的光芒。而不是旧的。也正是今后汉语学家和作家努力的方向。我觉的,应当是这样的。
      象王家新用词的拙劣的长句子(长句子用的好的人也很多很多,但决不是王家新)般让人不能呼吸的语言,于坚的朴劣,韩东的泥泞化十足的官场大气的好象有实质意味的禅般的引领的语言。周伦佑的老气的毫无无采(即使有,那也是旧的有着老掉头发的意韵的文字)的看着会让人打瞌睡的文字,这都是我在看到他们的理论文字后得出的结论。我很悲伤,象批评界新秀谢有顺那样靓丽的评语文字实在少之又少。王彬彬,葛红兵,摩罗,和谢有顺差不多差三个围棋段位。
      再明朗一点说吧。就是差的如同晨光与黄昏之间有一个白昼一样漫长的距离。在文字的世界里,差一天,那就是很远很远的距离了。俺以为。
      
      
      尤其是王家新的文字看着,我就象看到一条长长的蛇抑或长长的火车远旅一样让人窒息与沉闷。这样的理论文章谁会想读?!
      简直就是遭罪。
      于坚的文字也还是再顺畅、停促一些好。如:但,或,三四个字的停顿。和加强流畅的读感与语境。
      文字服务于内容,每个人对文字的感觉也不同,欣赏水平也不同。这不能成为借口。功底不行就是不行。
      于坚的文字贯穷着一些西南民俗薰陶的独特的可能是独一无二的文字。我向来以为文字是无法模仿的。
      因为他的文字内里散发着金属一样的气息与光芒,晦暗与沉着的微光。
      阴柔化之极。象极了李渔,与金瓶梅里面的东西。
      散步于文字的丛林中是一年很幸福的事,那种安恬的美,那种如亲吻恋人的美,是无以言传的。充斥着想象力与奇妙的哲蕴的组合。构成了如同花瓣构成花朵一样的在风中刮起的纷乱的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推送软件 » 改稿 打倒他妈的这些个诗人经历这次疫情后,您对生命有什么新的感悟?